阻垢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垢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换个前提做文章

发布时间:2020-07-13 21:14:16 阅读: 来源:阻垢剂厂家

漫画:定罪

孙燕

4月30日,被河南商丘市农民赵振海“杀害”的同村人赵振裳突然回家,这一铁证,让赵振海结束了11年的牢狱之灾。在纠正这起错案时,发现当年在证据方面疑点多多,最大者是用来认定赵振海杀人的井中无名尸,无头无四肢,作为证据时没有凑成全尸,也没有追查凶器,没有确定凶器所能造成的伤痕与尸体相符,且尸体高度腐烂,做了4次DNA未能确定死者身份,就判定赵振海犯故意杀人罪。于是追究当年办案的责任人。可当年参与此案的法医却说:“当年并没有疑罪从无这种说法,法律上存在弊端,不应该让个人担责。”

法医此番话,是想找国家制度的一个纰漏做前提,来为责任人开脱。姑且不论法律当时是否确立了无罪推定的理念,就只上文所述的最大疑点没有解决,即便《十五贯》戏剧故事发生的年代,也无法确认故意杀人罪成立吧?

这叫换个“前提”做文章:前提不同,结论大不一样。比如去年6月10日,浙江湖州两名男子乘一个女孩酒醉将其强奸,南浔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认为他们是“临时性即意犯罪”,判决各入狱3年。湖州市中级法院干预,重新作出判决,认定为强奸罪,且属轮奸,分别判处两人有期徒刑11年和11年6个月。值得注意的不仅仅是具体案件上的量刑高反差,更重要的是以变换前提形式表现出来的不良用心。

这种不良用心不仅在司法领域存在。一些人办事常有“超常规”思维,这种思维的第一选择就是从目标确定前提。这种确定,有来自上面的,也有来自下面的。来自上面的,主要是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的意志,他要达到“一呼百应、说一不二”的效果,往往就要他人以自己的喜怒哀乐为前提,至于国家制度这个办事的大前提,那是可以爱理不理的。这种前提的确立导致的,就是霸道作风甚或权钱交易等违法违纪行为的产生,而手下以一把手的话“一句顶一万句”来看待,也就在实际上确立了大家的办事前提。一地官场生态处于这样的前提下,上下联手干坏事也有可能。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安徽阜阳颍泉区委原书记张治安打击报复举报他的李国福,就有区检察院、公安分局、纪委的一干人参与陷害,而对张治安本人的经济问题却一句不提。结果,李国福冤死狱中,亲属也被无辜牵连。这种一人报复、众人听令局面的形成,最终归结于一把手那个前提的“统领”。当上级领导部门干预时,张的经济问题败露,行贿、作恶的人首先落马,张本人也受到法律的审判。前提一变,结论迥异。

可以断定,这些人在悔过与检讨的时候,少不了拿体制问题做前提,为自己开脱。与此类似,一旦犯错,就从客观上找原因、立前提的,可说比比皆是。为了谋个于己有利的结论,他们甚至还会制造前提。透过诸如此类的“前提争夺战”,我们看到的是,当以谬误为真理时,服从、追求丑恶的用心可以制造出非常规的前提;当原则被置于浮躁社会,又被物欲包围时,恶就会成为谄媚、腐败、权欲选择的前提;当权大于法时,有法不依、枉法裁判的用心,就会改变实事求是的原则前提;当能瞒则瞒、能骗则骗、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思确定时,就可以不惜集体撒谎,编造相应的前提。

为了结论而确定前提的“倒流水”作业还会不断地做下去,这就不免让人忧心。这种顺序上的颠倒,前提往往就成了坏事的遮羞布、谋私的挡箭牌,也可成为对付“来敌”的“撒手锏”。它被用于事件调查,就是基本定性的依据,是各种事实材料服务的主轴,是是非判断的准绳,是对外口径的框框;被用于官场,就是唯上还是唯实的导向,是正风还是歪风的旗帜,是站向哪一方的准则。它有影无形,但往往又通行、管用,虽“土法制造”,却约定俗成,而这正是悲哀所在。(《半月谈内部版》2010年第7期)

浴衣

敦化西服订制

攀枝花西装订做

枝江职业装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