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垢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垢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乡党委书记的家风传承【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6:57:09 阅读: 来源:阻垢剂厂家

尽管身体不好,李飞也坚持献血,家里像这样的献血证有四五个。

李飞生前使用的手机上还有2733条未读信息,以后,再也没人点开仔细看了。本报记者胡续光摄

而今,李飞离开已有两个多月,妻子刘丽丽常常觉得自己在做梦,这一切都如此不真实。“有一次我梦见他在一棵特别高大的红玉兰树下,不说话,只是跟我挥手。”刘丽丽醒来后,上网查询,原来红玉兰有两层含义,一是代表爱情、亲情和友情;二是代表感恩。她觉得,这是李飞在跟她倾诉自己的思念和感恩之情。

李飞的父亲说:“他尽不了孝,我还有二小子”。“认识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很忙,但我支持他的工作”,刘丽丽说。

县里曾申请直升机救护

2017年11月14日,李飞发病晕倒后,县里第一次送医途中,发现李飞颅压升高,瞳孔散大,立即决定返回县医院,并做了引流降压术。县委书记金所军、县长连树斌亲自坐阵指挥,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将他送入省人民医院,申请了直升机救护,但得知审批需要的时间很长后,又协调来了长治市最好的救护车,并在第一时间联系了北京及省里最好的医生。救护车走到半路,从太原赶来的省人民医院的专家就对接上了车,一路护送入并,同时打通了医疗救援绿色通道,李飞一到省人民医院就被直接送入了手术室。第一次手术后,李飞苏醒过来,县里的领导前去探视,为他鼓劲、为他高兴,可惜的是,大家的心情还未来得及放松,李飞再度脑出血昏迷,进行了第二次开颅手术。在抢救期间,省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的副主任医师甄自刚、主治医师李呈龙和组长任少华尽心尽责。李呈龙甚至顾不上即将临盆的妻子,5天5夜守在李飞的病床前,常常饭都顾不上吃,但这一次,李飞再没有醒来。这一切的一切,悲痛中的刘丽丽没有忘记,所有和她一样焦急、难过的人,她都记在心里。她说,自己一定要挺住,自己好了,就是对李飞、对大伙儿最好的回报。

守规矩 有分寸 好家风触动着每个人

李飞的突然离开,给了年迈的父母沉重一击。李飞从小家境贫困,作为家中的长子,19岁他就参加了工作,分担家里的责任。县委书记金所军几次到家中探望,对两位悲痛欲绝的老人说,“李飞同志牺牲了,但他的精神不倒。他是好样的,是全县干部学习的榜样。除了这个人我给不了你们,他的妻儿组织上会照顾好!你们两位老人,也同样会照顾好!”李飞的父亲说:“他尽不了的孝,我还有二小子。”“我哥走后,我父亲的饭量一下就减少了。”李飞的弟弟李崇百说,一个月前,他带父亲来到省人民医院治疗胆结石,1月初却检查出父亲得了胃癌,之后转院到山西省肿瘤医院,做了胃切除手术。在李崇百陪侍的这段时间,病中的老父亲还操心他是否请了假,不要因为家里事而误了工作。有其父必有其子。2017年11月14日8时30分许,因晕倒需要转院救治的李飞,在临走时不忘叮嘱乡长孙晓晔帮他请两天假,多操心乡里的事情。生死攸关之际,他依旧没有忘记遵守纪律。“在县人民医院转院时,一切都准备好了,却怎么也联系不上李飞的妻子,大家都十分着急,过了近一个小时,丽丽哭着跑来了,怀里抱着刚刚从多家筹借的几万元现金,说去了给李飞看病要用钱。”李飞的好友郭永强边说边掉泪,“到那会儿都没想着让‘公家’帮忙”。在李飞儿子李宗麟的记忆中,很少见到父亲回家,即使回来也呆不了多久。“父亲生活俭朴,从不讲究吃穿。我2018年就大学毕业了,他跟我说,作为即将步入社会的青年就应该坦坦荡荡做人、本本分分做事。”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李飞在良好的家风熏陶下长大,他又把这种好家风传给了他的儿子。

勤俭节约的家庭生活

在普通人眼里,作为乡党委书记的李飞,他的家庭和生活条件应该都不错,但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李飞的妻子刘丽丽没有工作,一家人的生活都靠着李飞一个人的收入,日子过的是能省则省。1月29日下午,记者来到沁源县县城李飞的家,家里收拾得窗明几净,但是一抬头,客厅的天花板被用透明宽胶带粘成了“大花脸”。原来,墙皮开裂,刘丽丽就踩着梯子用透明胶带将绽开的一处处粘起来,防止大面积掉皮。在这个家里,透明宽胶带起了不小的作用,除了粘天花板开裂的地方,马桶冲水的盖子裂了,也是用胶带粘了一层又一层,好几年了依旧坚持“上岗”。大家常见的李飞穿的那身防火迷彩服,现在陈列在他的纪念室,他曾笑着说防火服挺好,工作起来方便。“他的衣服大都是我在网上给他买的,他穿上去特别排场。”刘丽丽说,别人还以为李飞穿的衣服有多贵呢,其实只有几十元。从小到大,李飞的生活照不到十张,刘丽丽说,“他不爱照相,工作也忙,我们结婚二十几年,全家人只去灵空山和绵山玩过。”

“他说过,下辈子还娶我”

李飞走后,郭永强和几位好朋友去看望他的家人。郭永强发现,在李家门口一个挂历上用红笔画了不少圆圈,一问才知道,这是刘丽丽记录李飞离开家的方式——440天,他回家不到20次。其实,这样的日子,刘丽丽早已习惯。结婚20多年来,李飞一直在乡镇工作,她习惯了李飞急匆匆回来,又急匆匆地走。她能做的,就是打理好家里的一切,等他回家。“认识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很忙,但我支持他的工作。”刘丽丽说,她和李飞是经人介绍认识的,1994年农历七月十四,媒人带着李飞来她家,当时她在家里蒸馒头,蒸出来的一锅馒头全都是“开口笑”,像在欢迎李飞一样。两个年轻人一见钟情,相处不到半年,他们携手走进婚姻,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只有说起这些往事的时候,泪流不止的刘丽丽脸上才露出了一丝笑容。“我俩的感情很好,即使吵了架,也很快就好了。”虽然不能常相守,但刘丽丽很少抱怨。平日里,她通过微信向李飞唠叨家里的事,“有时候我问他会不会嫌我烦,他说一点也不烦,特别幸福。”李飞去赤石桥乡工作后,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李飞为家里做了两件事,一是过年的时候给家里换了两盆花,二是在刘丽丽生日那天,陪着她,把家里盖了多年的被子重新弹了一下。刘丽丽说,弹过花的被子换了新被罩,又轻又暖,可盖被子的那个人走了。“不过他说过,他下辈子还娶我。”

本报记者 徐麦丽

○记者手记

一次泪眼婆娑的采访

李飞,是我34年不曾见面的同学。34年后,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去见他。在太原到沁源的三小时车程里,我在手机上搜着他的人生,那是事迹材料和各级媒体报道中的榜样模样。在沁源的两天两夜,我们跑了五个村庄,采访了他的领导、家人、朋友、同事、贫困户……他的人生拼图一点点还原,也一次次推翻我之前对他的想像。一个乡村干部的日常是什么样子的?零下近二十摄氏度的寒风中,热泪流在受访者的脸上,也滴在我们的采访本上。我没想到他忙成这样,全年无休,连除夕夜都是裹着军大衣在乡政府的楼顶值班——一冬天没下雪,他生怕乡亲们的炮竹点燃了山林。直到大年初七,才匆匆忙忙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又赶回了乡里。我没想到他手紧成这样,连过年给同事们发个小红包,都得跟人借,甚至他自己倒下了,到太原看病的钱,家里都拿不出来。我没想到他傻成这样,2016年就知道自己有脑血管瘤,从2017年7月份开始频繁头疼,无意中被拍到的工作照里,他双手大拇指紧摁着太阳穴,表情痛苦,却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口请两天假去看看病,居然还次次献血都不落下。我也没想到他这样得人心,每一位接受采访的人说起他来都红着眼流着泪。他去世的那天,乡里食堂做好的午饭,全都剩下了,没人拿得起筷子。乡扶贫站站长说,我不想再接受采访了,说一次哭一次,心里疼得受不了了。一个乡村干部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李飞,就是答案。那些为他而流的眼泪,就是对一个乡村干部的最高礼赞。他无疑是沁源14个乡镇那几百个基层公务员的缩影,365天全年在岗,超负荷工作,是普遍状态。每一项工作到了这个层面都是重点工作,尤其是2017年脱贫攻坚战打响以后,沁源是长治市首个以脱贫摘帽作为年度目标任务的县,丝毫松懈不得,从国家,到省,到市,到县,所有的精准扶贫富民利民的政策,都得依靠他们去不折不扣执行,对接到一村一户一人。干部遭了罪,百姓得实惠。对李飞来说,脱贫攻坚战他打赢了,但从战场得胜回来的路上,他倒下了。采访中,我问赤石桥乡乡长孙晓晔,李书记走后,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你一个人身上,又额外增加了接待媒体的任务,你扛得住么?他沉默了半天说,我只有一个压力,就是怕没干好他交代给我的活,对不住他。返程路上,我看到那满山遍野的松树,扎根太岳,挺直刚韧,一如在这块土地上,那些奉献的人们。

本报记者 谢燕

战火纪元

龙城霸业复古版

摩卡骑士游戏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