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垢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阻垢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流贼困扰了明朝数十年终于以明朝败亡结束这群流贼最早来自于哪里

发布时间:2021-01-06 12:22:52 阅读: 来源:阻垢剂厂家

流贼困扰了明朝数十年终于以明朝败亡结束 这群流贼最早来自于哪里

很多人都不了解明朝灭亡的事情,接下来跟着小编一起欣赏。

1646年李自成入主北京结束了两百多年的明王朝统治,这真是验证了李世民的一句话,民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秦扫六合乱天下者陈胜吴广也,及至强汉乱天下者黄巾也,唐之黄巢也;元灭金夏宋亡于却亡于韩福通,今者终于轮到李自成了。流贼困扰了明朝数十年今日终于以明朝败亡结束,流贼最早来自于哪里?

陕西首举义旗

明末的农民起义应该从陕西开始算起,天启七年王二在陕北起义拉开了明末农民大起义的大幕。天启到崇祯之交陕西干旱尤为严重,明朝政府不似赈灾只知道收税来填辽东的窟窿,“皮骨已尽,救死不赡”,马克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农民只能够拿起锄头反抗剥削。此举得到全国各地的纷纷响应,高迎祥在安塞,王虎在洛川、王和尚在延川,王大梁在汉中南部,王嘉胤在甘肃庆阳,周大旺在武都也插旗举反,一时间整个西北好像都造反了。所有事情都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陕西的农民起义或许我们应当向前追溯看看。

崇祯初年三边总督杨鹤:“内地流贼起于万历、天启年间。援辽兵丁陆续逃回,不敢归伍,因而结聚抢掠,以渐蔓延。不幸边地亢旱四载,颗粒无收,京、民二运转输不继,饥军饥民强半从贼,遂难收拾。”

以杨鹤的话来说流贼最早是来自于辽东的兵丁,他们打了败仗或者因为军队中受到压迫而当了逃兵,大学士杨嗣昌再向崇祯的奏折中也谈到了这件事:

“流贼之祸,起于万历己未。辽东四路进兵,三路大溃,于是杜松、王宣、赵梦麟部下之卒相率西逃。走山西以至绥,不敢归伍而落草。不期调援不止,逃溃转多。饥馑荐臻,胁从弥众。星星之火,至今十九年。”

由此可见流贼最早是辽东的逃兵,1619年萨尔浒之战明朝大败,明朝四路进攻但是被努尔哈赤集中兵力吞掉三部剩下的军队不敢再回部队,虽说明朝打造了辽东铁骑但其实这只是相对于明朝其他地方而言的,萨尔浒之战以后明朝对上后金输多胜少都被打怕了,比如祖大寿在锦州城根本不敢出,大凌河之战中崇祯调各路援兵结果登州军根本不敢去,最后孔有德叛乱反而帮了后金的忙。

同样的还有崇祯九年八旗兵把京师附近洗劫一空,他们将抢来的民间美女浓妆艳抹的放在车上高举着“各官免送”的牌子所有勤王军都不敢拦截,只敢远远地跟着把他们送出关外。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所以明朝军队害怕后金当逃兵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后金似乎已经做到了孙子兵法的最高境界,不战而屈人之兵,但是明朝军队的战斗力一直都那么差吗?其实并不是。

不谈永乐年间明朝军队战斗力达到巅峰,即使是万历初期对于周边国家也是优势的,尤其是张居正辅政期间,蓟门总兵戚继光,辽东总兵李成梁,无论是女真还是蒙古都能够弹压,但这是建立在政治相对清明的情况下的。张居正振兴了经济增加了国家收入,又用考成法提高了官员办事效率,对于贪官污吏他绝不手软。当时李太后的父亲李卫是后勤总管,他给戚继光的棉服里面掺杂了杂草,张居正直接就去找李太后,所以万历中兴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的。

军队哗变,此消彼长

《明史·列传》载:“山西巡抚耿如杞勤王兵哗而西,延绥总兵吴自勉、甘肃巡抚梅之焕勤王兵亦溃,与众盗合”。

但是这些军队为何会哗变呢?我们总说明朝的百姓生活得有多惨,其实很多兵士生活也是非常惨的。崇祯二年后金围困北京崇祯大骇诏令勤王山西总兵张鸿功的军队刚到通州兵部调令前往昌平第三天又调往良乡。

按照明朝规定部队刚到一处是不能领当天的口粮的以免有人到了一处又到另外一处吃两顿,兵部想得真好这样省好多粮食。我都搞不懂了当兵打仗流血流泪吃点怎么了,还不让人吃饱吗?士兵们赶来勤王是过来流血的结果还不管饭,三天没吃饭又要行军这得受多大的委屈哦,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于是大家就地抢粮。

朝廷认为张鸿功未能约束部队要处置他,士兵极为愤慨一哄而散,他们又不敢回原籍只能落草为寇或参加农民军,所抽调的都是各地镇压农民起义的主要力量,现在此消彼长农民军的实力就大大增强了。

山西总兵张鸿功、巡抚耿如杞都被处死,那些不给粮食的人反而一点事情都没有。延绥总兵吴自勉、甘肃巡抚梅之焕情况也是差不多。也莫怪明朝军队不能打仗,这上了战场哪有力气啊,所以在古代都说好男儿不当兵,这是和现在完全反过来的。明朝军人地位太低,甚至比宋朝还要低,武将见到比自己低几个级别的都唯唯诺诺,如果同级甚至需要下跪。

但其实即使不哗变军队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今逋饷愈多,饥寒逼体。向之那钱借债勉制弓矢枪刀,依然典卖矣。多兵摆列武场,金风如箭,馁而病、僵而仆者且纷纷见告矣。每点一兵,有单衣者,有无袴者,有少鞋袜者,臣见之不觉潸然泪下。

这段话出自于宣大总兵卢象升的奏折,宣大是九边之一粮饷其实比山东等镇的粮饷要多了但还是这个样子,没有武器没有粮食没有衣服,整个一三无人员,幸好卢象升是一个好将军,他不克扣粮饷,朝廷不给钱就自己种粮食所以日子还能够勉强的维持下去,但是其他那些用军饷盖大房子娶小老婆的情况如何呢?

“今官兵所至,动以打粮为名,劫商贾,搜居积,淫妇女,焚室庐。小民畏兵,甚于畏贼。——《甲申记事》

老百姓害怕官兵更甚于害怕流贼,官兵就像土匪一样,期待这样的人去打仗那是不现实的。当时杀良冒功的事情很是普遍,后金的长相和汉人不同农民军就不一样了,所以杀了当地百姓就说是杀得农民军,就这样朝廷还有奖赏下来。李自成甚至提出了“剿兵安民”的口号,这样听起来真的挺可笑的,李自成打到北京百姓甚至是夹道欢迎的,可见明朝不亡实在是没有道理。

农民起义军从陕西进入山西逐渐发展壮大,明朝四面围剿的策略失败,农民军成功进入河南,进入了千里平原,随后又进入湖广四川,农民起义的火在半个中国遍地开花了,明廷已经没有办法在压制农民军了。

中国nk免疫细胞

国家认可的干细胞机构

北京肿瘤医院哪个最好

上海nk细胞免疫治疗

相关阅读